Thursday, July 23, 2009

捍华:从未如此沮丧疚歉过,我要振作续奉献社会

(沙亚南23日讯)赵明福之死迄今真相未明,但一手把赵明福从一位记者带入政坛的赵明福上司─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面对赵明福家人的责怪、面对心中的疚歉、还有警方、反贪污委员会依然纠缠不清的前来录口供,种种干扰与打击,对这位今年只有30岁的新届议员,该如何释怀及面对?

周三是赵明福逝世第七天,也是民间所说的回魂日,《光明日报》记者於周三特回到赵明福办公室,《敢敢问》斯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面容憔悴的他告诉我们,他长到这麽大从未如此沮丧及疚歉过,只要见到明福的家人他就有说不出的疚歉。

他深明赵明福肇事的主因错不在他,他也觉得自己尽力了,无论怎样,赵明福是他一手带进政坛,所以对他的家人,太太及孩子他都有说不出的歉意,未来他考虑把明福的孩子认作自己的义子,与家人一起教养他。

在过去七天他从惊讶丶愤怒丶伤心丶疚歉及沮丧的心情中渡过,他告诉自己必须赶快调适过来,因为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经历此事件後,他感觉生命的脆弱,将会更珍惜家人,而在政治上,他将会更积极丶更有冲击力的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奉献给社会。

*************************************************************************************

谈明福

◆接噩耗惊讶又愤怒
问:据我所知,当你抵达雪州反贪会总部时,记者们都一再追问你坠楼死者是不是赵明福,过後也有摄影看到尸体确实是赵明福,但你一直强调:“不可能,不可能”,到底你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答:因为我们是政治人物,根据我们过往的经验,警方就算扣留我们也不敢以暴力对待,进到扣留室也不会怎样,何况反贪会官员没有武器,根本不可能会有什麽杀伤力,所以,当我知道是明福时,我当时的惊讶与愤怒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当我看到雪州总警长在反贪会办公室时就更感觉不妙,却一直没有人告诉我们答案,我5点抵达,一直等到下午6点半他们才让我们知道。


◆对明福之死感疚歉
问:明福之死,如果间接说是你害死明福,你会如何反应?你曾有自责吗?

答:我感到疚歉,但我觉得自己已尽力了。如果知道他会有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叫所有人包围整个雪州反贪会总部,但我确实不知道,就已按照一般党员或助理被捉去问话的程序进行,先是律师去,过後我和张菲倩去,都不给进去,我们一直在外等到凌晨一点半,官员答应我们会在凌晨5点半放他,我们才离开的。

◆意外至今只哭一次
问:你哭了多少次?在人前还是在人後?

答:我是一个心情不容易起伏的人,所以从小到大都很少哭,印象中从小学到现在都没有哭过,但是,上周日晚上在沙登举行的追悼会上,播映明福和大家工作时的照片,想起过往的一切,我就偷偷哭了,但没有给人看到,在送殡时我也没有哭。至今我只哭了一次。

◆明福自荐做我助手
问:如何认识赵明福?为什麽要聘他当秘书?

答:2006年他在《星洲日报》加影做记者时认识,他是一个相当健谈的人,有时遇到一些课题他会来找我发言,他也常向我诉说对国阵议员一些处事作风的不满,我们似乎有点志同道合,政见一致。

308大选後,我中选了,我就打电话问他有没有人可介绍,因为我要聘请助理,他就对我说他有兴趣,我就聘请他了,迄今只有一年半的时间。


◆仍有人愿当我助理
问:你已请到新政治秘书来取代明福位置吗?你觉得还有人肯接受这份“危险”的工作吗?

答:我需要聘请新秘书,但是不容易,明福坠楼身亡後,对其他民联议员助理丶政治秘书及新闻秘书的冲击很大,一些雪州行政议员告诉我,下属的家人不停劝告他们离职,免得一旦被执法当局传召而死於非命。

也不能怪他们,就像我从政以来,被警方盘问及扣留无数次,每次我都与其他同伴安全地走出警察局,因此我的父母从没担心过我的安危。明福死後,我接受警方调查,父母不时致电问候我,深怕我步上明福的後尘。

瞧,人民是多麽忧心忡忡,但是我相信还有不怕死的人愿意接受这份工作。


◆藉忙碌忘记悲与愤
问:今天是明福“头七”,可否讲一下,这7天你是如何过?如何让自己坚强地处理完明福的葬礼。

答:过去7天,我一直让自己很忙,出席每一场追悼会丶政治演讲以及在丧府逗留3天帮忙处理丧事,就是想消除伤心及愤怒。

但是我必须尽快调适心情,因为我依然得工作,在我成长过程中,从没如此伤心过,我深深体会生命的脆弱。


◆常笑明福单身一族
问:赵明福与你相识以来,有没让你特别难忘或有趣的事情?

答:还记得同事间常取笑他年近30岁却没女朋友,因为他从没带女友亮相,也鲜少提到私人感情,大家都对明福的另一伴很好奇。

有一次,他夜深载着女友来到我家,让我签一分文件,我才有机会看到她,真替他高兴。


◆明福尽责令我感动
问: 在你眼中,明福是一位怎样的下属?

答:身为行政议员,我的工作繁重丶时间紧凑,许多文件只需要我的签名就能展开计划,可惜很多时间我甚至没机会回到办公室。

明福担心计划有误,多次在半夜时分,带着文件驾车到我家门口等我回来,让我签名,他的尽责及牺牲令我感动,总之他做事,我放心。


◆矢为明福讨回公道
问:如果有机会让和明福讲最後一句话,你会说什麽?

答:请你安息,你要的公道,我一定会讨回来!

*************************************************************************************

说个人

◆必须尽快调适心情
问:你是一位新任议员,又这麽年轻,赵明福的死对你来说是一大打击,你如何调适自己的心情,他的死对你个人有什麽影响?

答:我这几天都很沮丧,一直力不从心,就像昨天我已开始工作,到鹅唛去和村长们开会,但感觉力不从心,感觉生命很脆弱,我一直告诉自己要赶快调适过来,因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想,以後我会更珍惜我的家人。

◆往後工作更加积极
问:对你政途,你觉得有什麽改变和影响吗?

答:我当议员以来,只在去年杪放过一个星期假,平时都是工作,虽然牺牲很多与家人及自己的时间,但我觉得人的一生总要有一些时段是必须拿出来为社会丶为大众奉献的,所以只要我一放假,我就会觉得自己偷懒,感觉对不起选民。明福事件发生後,我的责任更重大,以後在工作上将会更尽力,更积极,以作更多奉献。

◆对明福家人感疚歉
问:赵明福的家人里面,有一些人有怪罪你和行动党之意,你对他们是什麽感受,有觉得愧疚吗?有打算用什麽方式补偿吗?

答:明福的姐姐和妹妹都在怪我,怪我没有好好保护他,我真的感到疚歉,虽然错不在我,但也是我把他带入这个圈子。我只想尽力帮忙他办完身後事,以後再帮忙他的孩子。

◆敌对党藉题攻击我
问:除了他家人以外,还有其他人怪罪你吗?

答:一些敌对党利用此课题在网上和简讯责怪我们办事不利,此外,就没有了。

◆或当明福孩子义父
问:有没有打算做赵明福小孩的义父,以负起教养赵明福孩子的一部份责任?

答:前几天也有人说过,我会考虑,但一切要等孩子出生以後再谈。

*************************************************************************************

论政治

◆想知反贪会查什麽
问:反贪污委员会调查你们真的只是为了鸡毛蒜皮的小账目吗?民联是否有所隐瞒?

答:我想问反贪会到底想查什麽?我们动用州议员选区拨款举办活动都有单据及拍照作证,前朝州议员曾在年头2月就花光550万令吉拨款给中秋节丶开斋节及大宝森节节庆活动,不是很可疑吗?反贪会却不调查,却为了2400令吉购买小国旗的费用来查我们。

◆民非傻子不易煽动
问:多场追悼会几乎变成政治群众大会,国阵说,明福成为民联的政治资本?

答:如果我们不告诉人民,人民是无法了解冤情的,人民若不了解,中央政府如何知道人民的意愿呢?如果明福之死是轻於鸿毛的,人民不会有任何感受的,如今出现数千位民众出席明福的追悼会丶葬礼及出殡的场面,证明人民不满这种事情发生。

人民有思考能力,不会轻易被民联的两句话所影响,别以为人民是傻子,大家的情绪没这麽容易被我们所煽动。


◆警不敢干预追悼会
问:赵明福之死掀起一场维权的群众运动,跨政党丶跨种族的,面对类似和平丶有秩序的请愿,你认为执法当局是否应该以宽容的态度看待,不该动辄定性为非法集会,而加以镇压丶逮捕丶提控吗?

答:这次我们在全国举办十多场追悼会与演讲,除了民联领袖提呈备忘录给人权委员会当天出现警方阵压情况之外,再没有警察来阻挠。

因为警方了解明福事件造成民怨太深,他们惹不起,也不敢干预追悼会及集会。

全国上下,从百姓到内阁部长都觉得死因有疑,要求成立皇委会调查明福死因,当中十分悬疑。


◆不设皇委会失民心
问:如果政府拒纪设立皇家独立调查委员会,民联有什麽行动?

答:不要问我们有什麽行动,请中央政府想一想人民会有何反应,大家对警察及反贪会还有信心吗?大家一致认为,政府有问题,下届大选准备失去中央政权吧。

皇委会是大马唯一有公信力的调查单位,成员须由国家元首来委任,不能是政治人物或过气政治人物组成。


*************************************************************************************

本期主角——欧阳捍华
超人气档案:
父亲:欧阳丁清(森州芦骨区州议员)
年龄:30岁
家庭状况:已婚
学历:吉隆坡循人独中毕业、新纪元学院商学系文凭及英国布莱德福大学荣誉学士
职业:雪州行政议员、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
党职: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


《光明日报》敢敢问
报导:陈玉苗、洪国川
摄影:林威雄

6 comments:

Miss Ng SY said...

"Ow Yang" shouldn't blame yourself..

tmf said...

I went to shake your hand offering my consolation at Nirwana Memorial Park and you were were just staring into blank. It hurts to see you suffer like that. Move on and do your job well.

You are on the right side of history as did Beng Hock.

You have the support of the people.

Clouds Boutique said...

捍华,请别再沮丧和内疚了,对你是多么的不公平阿!!!!!大家都了解的,错不在你! 有谁会料到怎么好好的一个人会走不出MACC的大门,那是笑话吧!!!!!

你带明福入行并不是你的错,!!!我想,再给多明福一次机会的话,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成为你的战友,继续为民服务.....我想他的家人也会明白的!

请把沮丧和内疚留给杀人凶手吧!!!!!如果他们还有良知的话!!!!

捍华,请把悲痛化为动力...继续为民服务!!!!!国家的子民须要更多的证义的热血青年,而不是丧失他们....我们不要腐败的政府!!!!!!加油吧!!!

David Subang said...

在此郑重声明,我的以下言论,无关国家,无关政治,无关政党,无关政治人物,如有相同,也属于巧合,再次声明,如有相同,也属于巧合,如造成任何大人物面对名誉受影响,或亏损,也属于巧合,本人怒不负责,当然也与本人无关!
一路来帅气满满及斯斯文文的我,从来不说粗口的我,今天第一句破天荒的我就是粗点了,他妈的。。。
到底玩什么把戏啦?一哥还没回来时,那些三四线演员屁话乱放,说到不三不四的鬼话一大堆,不是人讲的话也是照样话乱出,屁乱放,更糟糕的是还有个代表华人政党的一哥,简直就像哑巴,成语有句叫一毛不拔的我就有听过,现在让我学习到另一个成语,叫一字不说的也是刚从这位一哥里学到,我今天刚好有发梦,在梦里遇到这个天天讲成语或诗句一流的他,我就问他,你怎么没说出过半句话?他妈的,他还答我一句成语,无声胜有声!
我就当真,好啦,就接受你吧。。。
最大的一哥多两天就回来了,这个无声胜有声的白痴开始表演了,也许是得到消息或被人安排再或是得到一哥的安排,再来个或是在最后一分钟要争取功劳了?私人再送他一句他妈的。。。。
为了你,我特地再去睡个午觉。。。
开始发梦见到大哥了。。。吃了吗?他说还没,那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进到餐馆,他就叫了一样他最喜欢的翁菜炒马来风光,我就问他,你怎么开始出声了,而且还在最后一分钟到人家去拜访?
他妈的,他就对我说,你不懂什么叫马后炮吗?再对你说,你不懂什么叫应声虫吗?我就是这类人啊。。。哈哈,真难为情,不要笑我啦。。。。
我的天啊。。。什么世界啦?一哥还没回来,全部政府机关,机构,一兵不动,拖啊拖啊,拖几天了,一哥回来了,兵啊,马啊,全部开工了,到现场进进出出好多趟,有什么屁用?都那么多天了,还有证据让你找到吗?
哇。。还好一个早点回来,如果一哥还转去别的国家走多十天八天,不是什么都完蛋?还有东西会让你们找到出来啊?
无声胜有声?变了马后跑?还好意思对我说?再送我一句什么叫应声虫?
我很失望。。。一路来都你充满期待,一路来都支持这个大政党,原来上位了,也乖乖变了一只虫。。。
还没上位时,你真的是一流,上位了,你真的是九流,拜托你了,你已经没有那些胆量了,那就别再为难蔡二哥了,蔡二哥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开什么玩笑。。。难道你没试过啊?
哎呀。。。痛。。他妈的。。我又从床上掉下来,原来又是发梦,还好是梦,还没写这稿时,还问了我的一个律师朋友,问他如果我说出梦话,会有罪吗?我这个律师朋友对我说,说明是梦话,是不能成立罪行的,还好。。。

David Subang said...

发梦帅哥又来了,刚刚查看自己写的几篇言论,一星期里就有五百多位网友给我点击,除了认识的网友们及不认识的网友如:Elaine,Carol,Rip等,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言论支持。。。

在梦中的我,感觉朦朦胧胧。。。
也记不起是真还是假。。。
但的确看的清清楚楚,明福的事件处于不了了之,因为已经是八月十四日了,明福发生的事件也接近一个月了,没有人被扣留,也没有人被革职,更没人被提控。。。

有位网友邀请阿末赛益到他家作客,一起分享咖啡的精华,阿末赛益也答应了。。。
如果我的梦没记错,这位网友的家是在一座公寓里,虽然这座公寓很高,但那网友的单位只是在14楼。。。
这位网友的遭遇真可怜,因为他与阿末赛益一起在家分享咖啡几个小时后,网友也累了,接着就进房睡觉了,而阿末赛益就在这网友的住家自由逗留,当时阿末赛益就在网友家的沙发上休息,当时阿末赛益也已不再受到网友的监管下了。。。
真的很不幸。。。阿末赛益在第二天的早上,被人发现离奇坠楼死亡。
更可笑的是,和这位网友一起住的朋友说,其实他早在几个小时前,已看到一个人睡卧在5楼阳台,但他以为那个人是在休息或睡觉。。
哈哈,真的是天大笑话,坠楼死亡的状态和休息或睡觉的状态,他竟然分不出。。。?
如果我是九品芝麻官,我会先给他送上八十大板!
接着就大件事了。。。
应为发生命案了,警察,法医,海陆空军,飞虎队及FBI全部都出动了,重重包围整座公寓,这么多的精英部队出发,他们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要抓拿杀人凶手。。。
对,这是应该做的,应为搞出人命了。。。
应该包围,不让凶手有机会溜走,应该包围,因为要马上找出证据,对,对,对。。。
全部都做的对。。。
这位网友可真的是白痴,当警察上门要抓拿他时,他竟敢对警察说:我和阿末赛益喝完咖啡后,阿末赛益已不受监管,他不应负责任。。
结果这位网友马上被警察上扣和带走。。。
网友啊网友,你放心好了,你不会出事的,警察会以阿末赛益是以自杀的角度来看的,在给你更安心,警察会去查办的,而警察不是查你,警察是去查阿末赛益的所有身边朋友,看他在生前,是否有债务在身?有没有抽烟喝酒?有没有虚报很多女友?发生命案之前有没有不开心?有没有自杀念头?警察不查发生什么事,只查为什么他想死。。
所以网友你啊,不会有事的。。。
哎呀。。。痛。。。我又从床上掉下了,原来是发梦。。。
啊。。。今天才七月二十五号啊?
不是八月十四号吗?哦。。。原来我是发梦在八月十四号。。。
我真是的。。。越来越多梦。。。

eng said...

-不择手段,残忍的动物一直自造伤天害理的事,原来他们正想让我们看到他们多么残忍,不正义及贪。我们不是愚蠢的人民,经过那么多的负面新闻,身为人民的我们看透了非常非常的多,也发现每一件负面新闻背后都藏着非常非常多的疑点。所以,让我们身为有智慧的人民,在未来的大选中投出我们最神圣的一票。希望我们神圣的一票能够消除这些残忍的低级动物。
-没有德行的残忍动物,总有一天它们将会得到它们所因该得到的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