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8, 2009

我的眼泪不断滴下……


那是一种忐忑、无力及沉重的感觉。到现场採访,採访一个前同事坠楼身亡的新闻。只有试著压抑心情,提起精神,赶到现场便马上投入工作。

一个雪州行政议员秘书遭反贪污委员会传召录口供,结果第二天在现场坠楼身亡,这本来就是一宗轰动性的新闻。7月16日下午3时30分消息传出后,许多民联议员、赵明福亲友以及媒体都纷纷赶到现场。现场弥漫著紧张及哀伤的凝重气氛,许多认识赵明福的民联议员和记者都以沉重的心情接受採访或进行採访。

重重疑点交警调查

当议员愤怒地一一举出反贪污委员会说法的疑点时,记者也一样对反贪污委员会的解释拥有无法解开的疑惑,但无论是如何追问反贪污委员会,都只有交给警方调查的答案。当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以及赵明福亲友看到赵明福坠楼身亡的照片,拥抱痛哭时,我们也只有低头不断抄写对方的心情和所提供的资讯。

然而,怎么样的疑点和谴责,似乎都挽不回失去了的生命。

我是一个记者,在前线现场只有站在岗位履行责任。从下午忙到晚上10点多的追思会,都只有忙著採访、写稿、报新闻。

不过,当忙碌鬆懈下来的时候,我和数十名前来悼念的媒体朋友,点著蜡烛悼念赵明福,说著去年一起去热浪岛旅游的美好回忆,和想起赵明福生前一副睡眼惺忪傻傻的样子,然后,眼泪不断滴下……

星洲日报记者‧陈伟智
17.07.2009

1 comment:

Jeffon风 said...

很突然。
大家都难过,不过人终究走了。
心里的伤痛需要一段时间来平复。

不管明福是怎样死亡,一个大好青年在奋斗才刚要起步,猝然走了,无人不惋惜。
哀伤了几天,我也告诉自己,要更正面,愿明福安息走好。生者要坚强面对生命。